背景:
阅读新闻

以文章立于千古

[日期:2015-02-04] 来源:  作者:2012级22班 颜佩琪 [字体: ]

有的人,用文字就能轻而易举地击溃人心底最坚实的防线。

他们的思想言语如触手一般,蔓延触及内心,摸索探问你在害怕什么,你为什么流泪,你在哪里丢失了灵魂,谁又向你归还。然后,柔软的触手就瞬间变得坚硬无比,刺穿你千层防线,攻城掠池毫不拖泥带水。他们的文章在那里伺机等待下一个伤心的愤怒的漠然的感性的理性的人,你看过后被刺中后捂着伤口离它远去,然而痛感和悸动与他们的言语一起深深地印在你的脑中,挥之不去。

这种人如今越来越少,这样的文章也越来越少。它对写字人的要求太高,要构思精巧,要文字曼妙,要情节细致,更要才情绚烂。好文章就像是荒郊野岭中客栈里受人喜爱的老板娘,身材脸蛋俱佳,有一段美丽而疯狂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她要解风情。兵荒马乱时期安身已不易,现如今又哪来的带着故事长袖善舞片叶不沾身的老板娘?好文章也一样,越来越少。

放在千年前,有一身正气却又不失玩味之心的司马迁,有才高于世情缠万千只可惜生错帝王家的李煜,有潇洒懂玩乐拈花佐酒的李渔,有《文心雕龙》有《红楼梦》,甚至还有《书谱》和《道德经》。放在近现代,有心思细腻的张爱玲,有沉稳大气亲切的老舍,还有我极喜欢的文思诡奇语言一击命中的冯唐。

个人独爱《道德经》的玄奇。读一遍只觉得韵味妙丽,看不出有何玄幻和大悟;再读至三度,粗懂老聃辩证和不变永恒的智慧;或许待资历丰富,阅得人间欢喜悲伤历经人情名利场,再精心祛杂,诵咏经文至如临在目,待悟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再有如《书谱》,其立论之高迈,辞藻之华丽,行文之婉转,一千二百年过去昭彰前世启迪后人,它依旧熠熠生辉。它是书法标准论,但也是对千年书法蕴含的人之常情、社会伦理的记载,更是对秦风汉骨、魏晋风流的映照,源于书又超于书。

《书谱》有云:“醇漓一迁,质文三变,驰骛沿革,物理常然。”孙过庭认为变化是常有的。自杳冥的远古以来,夏尚忠,商尚质,周尚文,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尚古,如今呢?如今人们更尚钱。一次路过美术馆正展着某大家的书作,每一个字都是一样的,苍健飞白多墨色乱,没有轻重缓急,没有大小的调和,是急躁而不是洒脱;每一幅都是一样的,大,巨大,动辄挂一整面墙——作品按尺寸卖钱嘛。看第一幅还觉得大气,看到最后只觉得自己像是跳上岸的鱼儿,长大了嘴徒然呼气然而进气稀少。

中华上下五千年沉淀的文字在如今寥寥无几。

写,都写,全民皆写;为自己写,为生活写,为社会写;为感悟,为回忆,为人,为钱。名利场过于繁华,缀满珠宝珍翠的双手蒙住多数人的眼睛,甜腻的诱人的声音如情人耳:“来啊,来啊,来拥有我啊。”他们被迷惑了,他们为之倾倒为之癫狂,拜倒在火红耀眼如熊熊燃烧着的欲望的石榴裙下。走还不够,要用跑,向前跑,向钱跑。写的不再是文字,不再是脑海里勾勒的故事,都是钱,笔下流淌的都是钱的符号,心里想的都是住豪宅开豪车有一张鲜亮的面孔。忘了当初执笔时的“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十年方出的剑也不磨了,推敲也不敲了。有文思时,笔纵如飞,不管逻辑不论章法,就当是所谓后现代文字,写完交稿拿钱挥霍,一气呵成;没文思时,瞎编滥造,更是不纵才情不研情节,毫不爱惜自己,为了出名为了金钱名利,什么都做,抄袭成风、制造话题,拿着心里都没底的东西,面向社会说“我负责任地写出了这个。”

沉不下心,静不了意,写出来的文章都是浮躁的,只有意乱而没有让人情迷。社会高速运转,什么都是快速的。快车快餐甚至有所谓的“快文学”。千篇一律的内容,千人一面的主角,快速发展的剧情在刚到高潮时草草结尾,有如歌唱家唱到高音时突然被抑住了喉咙。文字当然是慢的,文字应当是在高速生活里心灵的归宿和寄托,是陈年的好酒和老朋友,是春雨细细滋润的新茶,是微风拂过斜挑的珠帘檀香袅袅,是花自飘零水自流。好的文章即使读起来心中如有千军万马呐喊前行,旌旗飘扬擂鼓阵阵,但合上书页后你刚刚所看到的却让你整个人沉静下来,从喧嚣烦忧的生活中找到宁静。

“文章憎命达”是一句绝佳的话。司马迁若是在政坛上平步青云或许《史记》就只是南柯一梦,中国历史也会或多或少弥漫着那时候的腐朽的味道;李煜若是没有生在帝王家没有生在那个分裂的时代,他或许不会有如此艳丽的诗词,或只是一味的艳丽而没有了哀戚和更深的感触;若是没有生长在平民百姓家若是没有体验过饥饿和困苦,写出的东西或许就只是空谈,脱离了最原本的生活。

没有经历过惨淡没有经历过白眼冷笑,心里没经历过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没看到过天桥上的耍把式天桥下的瘦骨嶙峋,不知道青菜鸡蛋市价几何,没有在彻底否定中翻身搏斗,如何写得出贴合人民内心的文章。没有人会对着领导发言稿看的高兴,也没有人愿意将空洞的文章反复翻阅,更没有人愿意看瞎掰胡扯的故事。

写字的人最应该是纯净而敏锐的。身处闹市却可以窥得一丝宁静,在污浊中开出洁白无瑕的莲花,然后将这丝宁静带给世人,让花香飘远。写字的人最起码要对自己的文字负责,对读者负责。写历史就要遵照历史,写社会就不能夸大其词,写感情就要让人们想要去爱身边的亲朋好友,提防心胸狭窄的小人。写字的人应当要爱惜自己的,写不出来就停笔,不必为了金钱名利葬送自己的前途身体和名声,古代文人的洁身自好还是应当被传承下去的。

希望在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让人欢笑叹息流泪感悟的好文章,可以摆脱世事烦忧,在青灯下执一盏茶,听窗外细雨,沉溺在金戈铁马或桐木琴声中,品主人公的喜怒哀乐,合上书只想窗外风雨究竟是谢了林花春红,还是润物细无声。

 

亘古不变的,以流传千年的思想精神为纵线;变幻莫测的,以历朝历代的才情文思为橫丝,交织出万里长卷。书香伴随花香自伏羲帝时期穿过层层阻隔氤氲着今世,又将承载更多飘至未来。静心宁神,执笔对书卷,以文章立于千古。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zhouzp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