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一捧沙终

[日期:2012-05-28] 来源:  作者:2010级12班 朱梓昂 [字体: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纽约AcklandYager画廊。

两个分别来自藏域和尼泊尔的喇嘛,带来了他们特有的用来制药的五彩细沙。

就在那一天,他们开始作画,一掬沙,被渐次雕琢成眼中的芸芸众生,绚烂的繁华世界。作为万物中心的佛祖,洇开了动人的九瓣莲花,又召唤了神秘的佛塔灵兽。时而,你会看到白象仰天长啸,人猿伏地狂奔,清晰的线条,夺目的光彩。几种色差的混合又勾勒出一条条极富立体感的随风飘扬的丝带。许多专家看来,这种作画的方式难度极大,他们需要一气呵成,过程中有任何的闪失,都将把这一幅细沙绘成的图画付之流水。因而,在几个月创作的过程中,观者无不叹为观止。当两个喇嘛撒尽了坛中的最后一捧沙,谁又能言说,那是一种何等的繁华?

作为一个中学生,我总是觉得生活被什么东西无情的禁锢住了。无法逃脱。更无法反身沉醉其中。每天用着十二分的精力倾听老师说过的每一句话,为成沓成沓的试卷奋斗到深夜,换来的,是一个前人不屑,后人不及的分数。小A说,他奋斗下去的动力,就是有一天,他会拿着竞赛省一等奖的奖状站在我们面前,潇洒的拂袖而去。如今,暂且过着混沌的生活吧。小B说,他坚持下去的力量,就是或许有一天会收到北大清华的录取通知书,然后他会很成熟的介绍自己的学习经验。他还告诉我,每个深夜,他都会把放着摇滚音乐的耳机塞进耳孔,释放灵魂。而我喜欢在每个周五的夜里,漫无目的的散步,透过繁华的车水马龙,去想想自己繁华的未来。

我也不止一次的告诫自己,人,是不能被繁华压垮的。

我似乎总是要等到每个黑夜的一点之后,才会安心入睡,因为我喜欢享受新一天到来这一小时短暂的静谧。只有度过了这静谧的一小时,我才能安然的入睡,并坠入梦中。

我只记得,远方有一位亲人,守护着一个无比美丽的地方。我登上无轨的列车,任窗外的风景也如梦幻般簌簌的坠落,不知道躲过了多少个白昼,多少个黑夜。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少,那感觉,就像我一步步驶离了人间。回想起来,那时,我没有丝毫的留恋,仿佛往昔的一切都只如一掬沙,在列车驶过的滚滚尘埃中,随风飘逝了。

梦中,我想起小A告诉我,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因为就在你期待它,回想它的那一刹那,你将失去无论如何也补不回来的时光。我不再想了,任混沌的思绪一步步高飞,就像鲲鹏,直至九万里的高空。

于是,就这样,恍惚间,我踏上了那片土地。我看到那里荒草丛生,杂乱无章,却又平添了一份富有生机的美丽。我不停的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围屋下,就像是客家常见的那种。围屋的后面,是一道深深的峡谷,而谷中的水缓缓流过。我像是站在佛祖的脸颊,脚下,是佛祖的泪。

后来,我见到了我的那位亲人。他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缓缓走出房门迎接我,慈祥的眼神,顷刻间融化了我的心灵。后来,他坐在一个宽敞的屋子里,告诉我,远方,有无尽的繁华。

无尽的繁华。

那是怎样的繁华?我只记得,我透过城市的光影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光影。我也知道,那里大概没有竞赛的奖状,也没有大学的通知书。

可是,那是怎样的繁华?

我走出门。一阵风拂过,青丝遮住了我的眼眶。天上朵朵浮云向远方飘过,在天边的尽头,露出了一抹霞光。那就是远方,我又踏上了旅途。

一瞬间。

那感觉,无法言说。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踏上了什么样的旅程,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得到什么?我努力想着,踏出的第一步迟迟没有落地,那感觉,到底像什么?哦,像在一个困顿的黑夜,我蒙眬地从趴着的桌子上坐起,执笔,然后湮没在卷帙浩繁的书海。

毕竟谁又知道,下面的路,是怎样的崎岖?我走着走着,便有一个不小的沟壑,它离我大约有两米的距离,下面,就是无尽的深渊。沟壑对面的边缘,长满了碧绿的青苔,潮湿的水渍自青苔上缓缓流下,坠入深渊。我不知道要怎么过去,放弃?或者继续前行?村庄还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我回过头,转念间,又看见远方的朝阳,那是个无尽繁华的地方。于是我想也不想,纵身一跃,手指牢牢攀住岩壁上没有青苔的地方。突然间,石块一松,我开始下坠,盲目中我右手又抓住了一块,左臂却被锋利的岩壁刮出了一道不小的伤口。我奋力攀爬,总算是成功了。我喘着粗气,看着身后的沟壑。呵呵,成功了。我还记得小A告诉我的话,在我第一次闯进班里前三的时候。他说:“别停留,在你不该停留的地方。”

我接着走,地势越来越低,不知不觉中,我身边就看得见那流水了。水边一簇簇奇异的花朵随风摇摆,我目视着前方。虽然地势很低,但我还看得到远方的霞光。它与我心里的光应和着,一闪一闪的,是耀眼的明亮。突然间,水中一条毒蛇跃出,咬在了我的腿上,鲜血汩汩留下,洇开一朵奇异的花。我痛得要死,却无力回天。这是个手机没有信号的地方,谁知道我的处境,谁,又会来救我呢?

拖着伤腿,我继续前行,只觉得伤口一阵阵钻心的剧痛,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走一步,都那么的艰难。就像每个深夜,我的手指就快握不住笔尖。哪怕这样,我还在奋力地睁开双眼。突然间,我脚下一滑,跌落了水中。只留下那远方渐渐暗淡的霞光……

倏地一下,我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看见老娘把我被子掀开,训斥道,赶紧起床。

我坐在床上发呆,气喘吁吁。周围冰凉的空气紧紧压榨着我的皮肤。回想起来,我知道,我做了一个无比错误的梦。

因为梦中的我还是被繁华压垮了,也许这就是现实。

而现实当中的我还没有被压垮,也许这就是幸运。

我被繁华压垮了,也许这就是梦。

日子快消失了一半

那些梦又怎能做完

你还在拼命的追赶

这条路究竟是要去哪儿

哎呀

时光真疯狂

我一路执迷与匆忙

依稀悲伤

来不及遗忘

只有待风将她埋葬/咿呀咿呀

待风将她埋葬……

——朴树《且听风吟》

那天考完试,我躺在床上胡乱看着试卷,小A打来电话,叫我出去疯一晚。我很从容的告诉他我没时间,而他的回答更让我哭笑不得。他说,他其实也没有时间。就这样,我们对着电话大笑了好久。

那年那月的那一天。纽约AcklandYager画廊。庆祝仪式上。

两个喇嘛完成了创作,众人在无比的震撼中聚焦了他们的目光。

后来,两个喇嘛拿出了一把刷,把那繁华扫成了一堆沙。

尘归尘,土归土,繁华的背后,也不过是一掬沙。

要记得追求,但别被繁华压垮。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