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辛德勒的名单——影评

[日期:2012-05-28] 来源:  作者:2011级12班 何家宁 [字体: ]

说和它结识了很久。并不贴切。毕竟距第一次看完,才不到一个月。

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了解这部电影,了解它的血脉,以及这种血脉的流动方式。因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三个多小时的这部电影,我看了整整七遍。

有人说,电影史上许多电影被夸大赞扬得超过了它自身的真正底蕴,其中包括《辛德勒的名单》。忘了是哪天的齐鲁晚报,“搜城”一栏有介绍过济南某影迷会,略略一扫,不过是几个并不精通此道的80后,趋炎附势以小众文艺片夺人眼球,为显示自己独特的见地,还附带了几句——“许多电影都被夸大了,像《阿甘正传》、《辛德勒的名单》、《美丽人生》……”

看完《辛德勒的名单》,脑海里浮现出这个昙花一现的小团体,不禁有些哑然失笑。

不要说我夸张。我说,这种言论之所以发出,是因为你在对没有看懂、没有领悟的东西评头论足。

这是一部讲述生命的电影。也是斯皮尔伯格本人对一段历史严肃的思考。

关乎生死与人性。仅凭这一点。它便神圣不可亵渎。

(一)

实话说,整部电影对辛德勒本人,并没有平时看电影时对人物的整体感知——长什么样?什么性格?什么身份?在这部电影里,主角的长相性格全然不重要。单看长相,辛德勒的演员留给我的感觉,是一只巨大的灰鸽子……黑白手法使整部片子严肃了。不过,从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善良的人。那种温柔的光芒自始至终在他的眼睛里闪耀着,直到最后一个镜头,让人莫名地感到安全和舒心。

看完电影后,记住的不是辛德勒这个人物,而是他的这一善举。和很多影迷一样,始终不能忘记在铁道上,面对着那一千多名“辛德勒犹太人”,他痛哭流涕,跪在铁轨上,握着伊扎克的手喃喃自语:“one more people……more people……”我泪点不低,却被这个镜头感染到哗啦哗啦掉眼泪。这是经典镜头了,也不费笔墨,相信大家看到这段时脑子里都掠过一大片一大片的“真伟大”。

(二)

知道拉尔夫·费因斯是因为《哈利·波特》,当时觉得伏地魔大概是最可怜的角色了,戏份不少,可惜都不露脸,一张薄薄的丝袜般的东西罩在脸上跟个恐怖分子似的,心里真替演他的那个倒霉家伙叫冤。

看到这位“伏地魔”的生活照,却真的怔住了。那是一双足以勾人魂魄的眼睛,我觉得我现在不算很花痴……(别砸我)那仅是书页角不足一寸的小插图,却被那双细细的、深深的眼睛弄得目眩神迷的,特没出息。当时就在想,让他演伏地魔真的选对人了!套个丝袜又怎样?真的就是年轻时的汤姆啊!

认识了他,认识了阿曼·歌德。

阿曼的第一次露面,浓郁的英国腔,吸着鼻子,漫不经心扫着两边的犹太人,满脸怨气像个小孩——“im fucking frozen.”当时就笑了,笑这个受了委屈般的家伙。

却没有想到他就是来搞“清洗”的军官。可以被称作杀人狂的人,变态到骨子里,斯蒂芬·金的《纳粹高徒》里,那个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杀人不眨眼的古特·杜山德有一段算是忏悔的自白:“真的……在那种情况下……人的本性都暴露出来……我们也无能无力……也无法改变现状。”听着很可笑,6000000条人命到你这儿成了不得已之计了。可是见到阿曼之后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句话,错不在他!我想这种不顾一切包庇的感觉叫迷恋,特深情的那种。

实实在在被那口浓郁的英式英语迷住,还有那双足以叫任何一个异性都砰然心动的眼睛。我想在这部电影里,我看到的是拉尔夫·费因斯的戏魂。他和海伦·希尔诗的第一次见面被我快进暂停看了很多遍,善意的眼睛,温暖的安慰——“对不起,我不想把感冒传给你。”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如果仅看前面这一段,真的会以为他是个温文尔雅的绅士,来集中营宣传和平,穿着党卫队制服帮辛德勒什么的也有可能。

下一个片段,我就茫然了。

米兰大学的建筑师一枪毙命。“shoot her.”仍是舌头不大拐弯的英式英语,漫不经心的,好似让部下去把猎物拿来那样轻描淡写,却让我心脏加速剧烈跳动几十次。失望?!愤怒?!不——你早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善茬,杜山德聊以自慰的话起作用了,我是近乎疯狂地相信他的。

然后?然后就在情理之中了。因为做官,年轻的三十岁的身体挺起啤酒肚,这可以忍,因为他好看的眼睛。因为战争,他在阳台上一枪射杀和自己毫不相关的犹太人。拉尔夫·费因斯是个极具智慧的演员,他抓住了那种很无助的情绪,看似很强大,实则很弱小,这是一种骨子里的变态,却不是天生所有,是战争——无数的流血杀戮激起阿曼·歌德人性的“本恶”。看着看着,我就忘了自己到底什么立场:费因斯,还是歌德?那双眼睛分明还是个孩童啊!一个孩童,拿起枪,去射杀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强装冷漠变成杀人狂,岂不是最最残忍的事情?

(三)

海伦·希尔诗。无助。强大。

无助是因为那一个眼神,歌德把她的大衣解开一个扣子。露出瑟缩在里面发抖的手。即使画面是黑白的。我也看出来那双骨节发白的纤纤素手,没有干过活却心灵手巧。她抬头,与他对视,轻轻地告诉他她的名字。说了三遍。

这个名字的英语发音是微不足道的。没有阿曼·歌德那么咄咄逼人。佐以她卑微的语气很像是一个女佣的名字。

他和她对视了。他缓缓吐出烟圈,看似冷漠说了一句,好像是德语俚语——就用她。

这是初见。忍不住又想起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谁又能想到他们会产生爱情?这爱情最终也没有结果——怎么可能呢?他是党卫军官,她是日耳曼人眼里的“人虫”犹太人。连身体的接触也不会有。

歌德多么可怜啊!一辈子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结束这种痛苦的方法就是“去僻静的小树林里一枪毙了她”。他又怎么忍心——就像辛德勒说的那样——他杀那些犹太人,是因为他们和他没有关系,杀不杀的,对他的生活没有影响。可海伦不是,海伦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不会杀她,因为杀她会伤了自己的心。

我是心疼歌德的,心疼他知道辛德勒想把海伦带走后那一瞬的眼神,巨大的痛苦和深深的失望,好像维持这份卑微的爱情的方法,就是用不是方法的方法——死死把她守住,直到战争结束。他的心里是存着希望的,或许,或许局势会改变,他会和她在一起呢?这个带头清剿犹太人的军官早就在心里违背了德军的思想路线。我恨他杀掉那么多人——我也心疼他,心疼他像个普通小伙子一样,为爱情伤脑筋。何况这是多么沉重的一份爱情!

影片中最难忘的是海伦为歌德修指甲那段。没有任何人声,只有小木片与指甲的摩擦声,歌德俯下身来,和海伦靠得很近很近,镜头向下一转,他的右手在翻书——绝妙的拍摄。这份有点小阴谋的“靠近”叫人忍俊不禁,却又哑然失笑。仅仅是为了离她近一点……

而海伦,她是强大的,她支持自己不让自己倒下,她紧闭双唇直勾勾地盯着歌德,不敢说一句话。这是一种力量,她没有被无力感腐蚀掉。那天在小饭桌,我对小M说最重要的是力量。深深的无力感会夺取一个人的灵魂和尊严。海伦没有,海伦坚持住了。

地下室,歌德的手从她的脸,到她的胸口。他轻声细语地问:“……难道这是老鼠的眼睛吗?这是老鼠的脸吗?我没有错……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伤痛与无奈,甚至要流出眼泪来。

(四)

   战争就这么结束了。辛德勒走了。家庭破碎,事业不顺。歌德以战犯名义判处绞刑。辛德勒和犹太人手拉着手走来,画面从黑白变为彩色。

好像历史就该这么上演,这样走没错。

其实关于它,还有太多太多没说:丹卡和妈妈,红裙子的小女孩,长长的名单,米拉和波德克……

错的是歌德?不。最可怜的是他,被洗脑,被蒙蔽双眼。

或许真如他所说,错的是这个世界。

生命以任何形式出现在世界上,循环往复,奔流不息。它能淋漓尽致地存在,便是活着的一种极致,其余大可忽略不计。那些生命陨落了,也就结束了,他们忘不了临死前那段挣扎。他说那是无奈的,那也就过去了,不必再重演悲剧了。

他说人性是捉摸不定的女妖,无法想象是在沉默中爆发,还是在沉默中死亡。

我只知道战争是一面镜子,它照不出人性多么宽泛多么深刻,它是在记录所有人在世时怎样暴露出最本真的姿态。

就像辛德勒,就像那6000000犹太人,就像阿曼·歌德。

他们跟着合唱声来了又走了,生命最大限度的张扬的方式。

悲哀的是,谁是错的?谁是对的?到今天已经成了不重要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